在她丈夫的死角和鮮紅的臉上都裝滿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