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其实一直被老公的上司持续侵犯